靖er

 

我自倾怀,君且随意
是主角控,主角中心都喜欢
凹凸主金其他杂食不吃骨科
头像是阿君给我的画!我爱她!

《世界边界》cp洛爱(连载)

上一章http://1662987168.lofter.com/post/1cca41c4_c8836d4

洛基视角
  <1>
  这是她离开的第一天。当杜尔迦像往常一样早起准备叫醒她时,却发现应该缩在被窝里雷打不动的懒虫不见了,因未知原因一直牢锁于她手腕的女神宝物像被丢弃的孩子那样孤独地摆放在床上。
  丝毫不动的鞋子和凌乱如往常的被单都告诉我们并没有任何人来过——至少以阿努比斯的水准都察觉不到。
  她就好像突然无声无息地来到这世上一样,又突然悄然无声地离开了。
  托尔快要疯了。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王子殿下,憔悴的面容,通红的眼睛,厚重的黑眼圈,毫无线索的他失去了理智,揪着我的衣服气冲冲的对我吼:“洛基!一定是你把她藏起来了!你快把她还回来!”
  我冷笑一声,“若是我藏起来了,你以为我还留在这作甚?早和她一起私奔了!就算是我藏起来了,我有本事无声无息把她从阿努比斯和该隐弗雷身边带走吗?王子殿下,别把自己的无能迁怒于旁人行不?”一如往常,我用尖锐的话语回击,可我也通过他狠狠盯着我的眼珠里看清自己的模样:和他一样疲惫不堪的面色。
  平常与她交好的人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相对弱的都去学院四处寻找,有能力的则运用学校的系统多方位追查,但我们使尽所有手段,都无法找到她。
  没有了要侍奉的人,弗雷还好点,有自己的工作,但看他最近的状态,并不足以把日常的教学工作做好;该隐整天除了打扫家务就是备课件,听说已经备到后后年了。他们得空就一定会去会会对学院虎视眈眈的势力,企图在这得到突破性进展。
  赫菲直接冲到道道尔斯基办公室里去了,听在办公室外的海豹说里面传来凌乱而响亮的爆破声,夹杂着吵架声后突然安静下来,过了一段时间才断断续续地传出交流声与细微的哭声。
  海豹们不敢擅自猜想,但他们看见了从办公室出来的赫菲,他的眼角却红的吓人。
  唯一不同于众人的,就是与她似乎有同样种族背景的赵公明:见不到人影,整天缩在金宫里不知在谋划着什么。
  而我。日复一日地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表面潇洒照如往常,金玉其外;实则暗中关注荷鲁斯带来的消息,败絮其中。在他们眼里,她对我而言大概就是牵制托尔的手段吧,她不在就找另一个是了。而我也确定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只是对好不容易得来的牵制托尔最有力的手段的执念而已。
  我依然是那个毫无弱点,无所畏惧,无所顾忌的恶魔。
  <2>
  这是她离开后第七天。荷鲁斯他们势气低迷,连保护费都懒得去收了,他一向好于在外耀武扬威,现在整个人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似的,低迷得连我都受不了。若是平时该隐肯定会唾弃他的状态,可如今他也像是失去了主心骨,整个人毛毛躁躁的,成天嚷嚷什么没执行好老师的任务,虽说如此,但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群龙无首大概形容的就是我们吧。
  他们的无能让我忍不住冷嘲热讽,“说好的无微不至的照顾呢?说好的誓死不离的守护呢?这就是你们的承诺匹配的实力?”
  弗雷没有答话,一如他回归学院后的状态,沉默却不代表冷漠。一向沉不住气的伊邪那美忍不住开口:“找小爱的我们的事,无需你这个外人说三道四。小爱是你谁凭什么插手。”
  不知道怎么了,一向语气尖锐的我竟无言以对。我尴尬地站在原地,思维却外散着。这时若她还在,肯定第一时间维护我反驳伊邪那美出言不礼了。
  站在落地窗前的赫菲听着我们争论一直不语。他背对着我们,强烈的阳光把他的背影衬托得黑暗无比,看不见他的表情让我们无法猜测他的情绪。
  等会议结束,违背常例的我是倒数第二个走的。临走前赫菲叫住了我。
  “有事?”
  我听见我的疑问。
  赫菲斯托斯缓缓抬头,毫无波澜的红眸看不出任何情绪。
  “承认吧,洛基。”
  “承认什么?有什么需要我承认的吗?”
  我脸上浮现复杂的笑容,装作轻松的语气试图开个小小的玩笑。
  “还不敢面对自己的心么?”
  他也笑了,笑得无比讽刺,眼里都是赤裸裸的嘲讽。
  “虽然不是很想点醒你。但看见你这么假惺惺的作态真的很恶心人啊。”
  我眯起眼睛,“你知道你现在评价的是谁吗?赫菲斯托斯。你是我在这学院里为数不多不讨厌的人,希望你不是一个愚蠢的人。”
  “真的是因为牵制托尔才关注的棋子吗?”赫菲冷不丁地说道。
  “还是这根本就是一个幌子,是你不愿意面对自己内心深处想法,自我欺骗的幌子。”
  我通过他凝视我的眼眸看见了我的样子,像是被人揭穿了阴谋而慌张不安的孩子,瞳孔微缩,转而垂下眼帘遮盖一切情绪,用劣质的演技掩饰着自己的不安。
  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挽救一下自己莫名的尴尬,大脑理智地做出选择:把那个日日夜夜说服着自己的理由抛出了解释清楚,而我的心,它不让我这么做。
  一时间,会议室陷入了沉默。赫菲斯托斯凝视了无措的我一会,就转身,继续面向落地窗。“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若是伤害到她,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会亲手手刃你。”
  很正常的警告。对于他们来说,我本就是全世界的敌人,只有她这个异世之人才会毫无芥蒂地接受我,包容我。而这份包容是均分的,在这个缺少色彩的世界,这温暖的颜色是多么稀少绚烂,吸引多少内心空虚的人瞻望。
  这是我最熟悉不过的态度。找到了台阶,如鱼得水的我立刻摆出一副毫不在意威胁,戏谑的姿态回复。
  随后我转身走出会议室,内心的躁动越再加速。
  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直到再也不能走下去,我盲目地抬头看,却发现是她的宿舍。
  “什么嘛。”我嗤笑,不知道是笑自己还是笑谁。双眼却露出微弱的恐惧和不敢置信。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认,我陷下去了。
  

评论
热度(13)

© 靖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