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传说爱中心是底线,不当面ky就是朋友/

忘了爱/

瓢虫少女中毒中,猫瓢赛高❤
 

【雷祖】我的一位改造人朋友(知乎体)

爬一会儿墙
有种终于回归本职的欣慰,对,我是写手出道的
(虽然可能写的很渣……太久没动笔了)

有一个非常喜欢自己的朋友是什么感受?
  
查看全部1549个回答
  
风之大剑
4675 赞同了该回答
  
  
  谢邀。
  姑且称呼他为l吧。我和他一同追随着一个人j大人。而我是因为背负着家族的使命去学习j大人的举动,但l的话,虽然有点抱歉,但我不像他对我那样了解般了解他,我至始至终都不知道他想要些什么。
  困扰的话确实是有的。
  毕竟好好的修行,若是总有一个人在一身边挥之不去,一如既往地叽叽喳喳的话,会让人静不下心来修炼吧。
  但习惯了这样,若是某天没人在耳边念叨了,又很不习惯。
  有一天l不知道去哪里了,我和j大人在一处地方休息,j大人突然开口对我说:“去找找看l去哪了。”
  我马上应下,然后去找l。但还没等我走几步,l就在我身后出现:
  “祖玛祖玛!你是在叫我吗?”
  虽然有点不知何处而生的开心,我的心也着地了,但我还是冷着脸说道:“j大人找你。”
  “哦。”l的声音没有任何半点失落的感觉,他依旧笑得很灿烂,就像是一个永远没有烦恼的小孩子。
  “但我听见祖玛你在叫我呢,我非常开心!”
  ……一个幼稚的小屁孩。

–––––––––––––
  谢谢大家的赞和评论,虽然不太懂你们说的发糖和狗粮是什么意思,但这并不是一个喜剧收尾的故事。
  我们还是遇到了危机。
  早有风声说,某组织有个“百死百生”的计划,目的就是杀掉预赛排行榜前一百,让他们的人通过预赛。
  我觉得这种想法很可笑,也有点质疑组织人是否另有想法,但j大人完全不在意这些人,用他的话来说,大概就是:“虫子再怎么蹦哒也只是一条虫子而已。”
  我的修行不允许我有半点分心,于是我没有再过多地理会那些小道消息了。
  然而,我们都没想到,那个组织真的开始了这场绞杀盛宴,还计划到我们身上。
  j大人的实力很强,是预赛排行榜no.1,我们的实力虽然不差,但也架不住一群人的围攻。
  j大人先前与no.2有过一战,暂时用不了武器,还遇上雷狮海盗团的人来趁火打劫,即使他再强,能以一敌十,一时半会还是脱不了身。
  我和l被逼到一处地方,目光所及之处皆为敌人。
  这种感觉很奇妙,我与他背对背,耳边除了狂风的怒吼,敌人的挑衅,就只剩下我们的呼吸和心跳声。
  明明已是四面楚歌的情况了,我竟还分心在想,作为一个改造人,他为什么会有如此鲜明的个性和这颗炽热而真实的心呢?
  “祖玛!”
  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挥动手中的大剑了,我已经麻木的神经和身体听到这声呼喊时,还是下意识地推开他。
  然而下一刻。
  我睁大了眼睛。
  眼角膜还残留着一道金属特有的寒光和两者碰撞的火花,脑海却被他染血的身影占据。
  改造人被刺穿身体也会流血吗……
  “祖玛,你分心了哦。”
  明明只是钢铁所铸之躯,可当他第一次拥抱我的时候,为何会如此温暖而真实?
  真实到我忍不住想回抱他。
  “很少有呢……专心致志追随j大人的祖玛会在战斗的时候分心,我能自作主张地认为是为了我吗?”
  算了。
  我还是推开了他。“我没事,可以继续战斗。”
  他微笑着,一如往常。
  “……谢谢你,你快去疗伤吧。”
  “祖玛真是幽默,这四面八方都是敌人,我上哪去疗伤呀。”
  还没等我想打他,他就继续说道:
  “但祖玛你关心我了,我很开心。”
  又是这样。
  心里莫名地烦闷而又有丝甜,我说不清那是什么滋味。
  “要休息也是祖玛你啊?”
  趁着黄沙大作,我被他抱出包围圈。他拉着我的手,常年练剑的手伤除了薄茧已经红肿了。
  “你的手都肿了。”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我竟从这个似乎不知愁苦的人话里听见了一丝心疼。
  “那你……”你的身体都流血了……
  “我是改造人啦,没关系的!”
  一如往常,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他已知晓我的意思,熟稔到让我惭愧。
  “这样,祖玛现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帮j大人清理那些杂碎。”
  他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外面的飞沙好像少了点,风声也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之前一直在怒吼的狮子消失了。现在的风,反像一位失去心爱之人的女子的悲鸣。
  我心中忐忑,但出于对l的信任,我没有走出去看。
  我等啊等,然而我等到的却是j大人的一声怒吼,伴随着大罗神通棍横扫千军撕破空气的暴鸣声从外界传来。
  我终究按捺不住心中的焦躁,提起大剑向外奔去。
  一个熟悉的身影像折翼的飞蛾那样脆弱地向下掉,明明是正常的速度,在我眼中却放慢了无数倍,连带着胸口那一阵阵地钝痛袭来。仿佛被人掐住了咽喉,神明连空气都吝啬于施舍给我,我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碰——”
  他终究是坠地了,激起尘沙飞扬。我终究像是夺回身体的支配权,飞奔过去。
  “l……”
  我有话想对他说。
  那是他在以往无数个日夜中对我说过的,最符合我此时心情的话。
  “祖玛。”
  他嘴边溢着血,脸也变得灰蓬蓬的,柔软的红发乱糟糟的,身体上的伤口粘着鲜血和沙砾,整个人都狼狈极了。
  可他还是从容不迫地打断了我的话。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哦。可是呀,我不想听你讲出来。”
  我身体一顿。
  “以前我等了好久好久,可是还是不能从你口中听见,后来我想开了,就像那些小说里的男女主角那样,他们互相说了那句话后,这个故事就结束了。”
  “而且有些事,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我虽然可能要死了,但我不想和祖玛你结束……我们的故事。”
  我抿唇,一股温热涌上眼眶。
  暴怒的j大人扫清了这片区域,雷狮海盗团也只能避其锋芒。他走过来了,我却没看向他。
  我紧紧地抱着怀中那个渐渐失去温度仿佛一块真正的钢铁的身躯,把头埋在他的胸口,试图能再次听见那熟悉的心跳,只是这次,它再也不会响起了。
  j大人的身影停在我们面前,没有说话,我们静静地停在一片风沙中。
  良久,j大人开口,语气如往常一般,仿佛刚才那个暴怒的人不是他,“走吧。”
  我沉默地点头,背起l的身体,继续跟随在j大人身后。
  连同他的那份。
  只要我还活着,我们的故事,就不会结束。
  
  
编辑于2017–12–25  17:20  543条评论 分享 收藏 感谢

评论(2)
热度(53)
© 东方不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