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er

 

我自倾怀,君且随意
是主角控,主角中心都喜欢
凹凸主金其他杂食不吃骨科
头像是阿君给我的画!我爱她!

【隐爱】思念的梦&嫉妒的梦

谢谢幽冰!!!!

鸽王幽冰:

 @靖er 送给小靖的生贺,祝你十六岁生日快乐。


-----------


  梦是银色的。银色的梦的深处镶嵌着一扇门扉,敲敲门,来开门的是居家服的竹马少年。


  “有事?”


  东方爱点了点头,冲着少年伸出了手,“借包盐。”


  老建筑隔音不好,楼道间能够清晰地听见隔壁家的炒菜声。傍晚橘黄色的光从楼梯口间的小窗子里倾泻了进来,漫在地上,印出了东方爱影子的形状。该隐放开门把手,对她说了声等会,走进厨房再出来时,他把两袋东西丢进了东方爱怀里。


  “盐一袋就够了。”


  该隐的眼神好像在说你再看的仔细一点。东方爱定睛一看,发现另一袋是包装精美的巧克力饼干。喜悦像烟花砰的一声炸开在她的胸口,在该隐解释道这是白色情人节回礼的声音中,她捧着饼干和盐,踮起脚尖吧唧一声亲了他的侧脸一口。


  不敢直面被亲之后的该隐,东方爱转头就跑上了楼梯。她跑上最上阶的台阶时,转身冲着该隐开心地挥手,“谢谢啦!”然后她踩着咚咚声消失在了楼梯间的转角,脸上挂着的是还没有消散的灿烂笑容。


  该隐摸了摸自己被亲的脸颊,听着楼上咚咚咚的脚步声,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他笑了一声,笑声痒痒舒舒的,表情惬意极了。他合上了门扉,心情愉快地回到了屋内。


 


  梦是蓝色的。从小时候开始,这片蔚蓝的天空就一直在守望着他们的成长。牵着母亲的手,一蹦一跳地跃下楼梯时,小小的女孩第一次遇见了楼下住着的小哥哥。


  小哥哥还正在上小学,穿着蓝色的卫衣背着书包一声不吭地爬楼梯。擦肩而过的时候,她转头好奇地回望他的背影,母亲拉着她的手催促她该走了,她又连忙蹦蹦跳跳地跟了上去。所以她没有见到,在她收回视线后不久,那个银发的小哥哥也回头盯着她,一直等她的身影消失在他酒红色的眼睛里。


  没过多久,小小爱和小该隐有了更多的接触。又是母亲牵着她的手敲开了小该隐家的门,然后小小爱坐在客厅软软的大沙发上埋头小口啃苹果,咬下来的苹果泥堆在她的腮帮子里面,随着她鼓起来的脸颊一动一动,就更像只在囤食的小仓鼠了。身边母亲为她介绍道以后就拜托该隐哥哥接送你去幼儿园了,你要谢谢该隐哥哥的照顾哦。


  小小爱是听母亲话的好孩子,她抱着啃了一半的苹果,仰起头对着坐在她身边削苹果的小该隐,甜甜地道了一声谢。“谢谢该隐哥——”哥字还没有说完,嘴里的东西就要掉出来了,她连忙用小手捂住嘴巴,呜呜呜地狂嚼着苹果。


  母亲很无奈,“你这孩子……这么冒失,真怕你给该隐哥哥添麻烦。”


  小该隐摇了摇头,“没关系。”然后他把一碟兔子苹果推到了小小爱的面前。小小爱拼命咽下了食道里的苹果泥,又开心地说了一声谢谢,伸出小手去抓兔子苹果。小该隐就用纸巾帮小小爱擦嘴巴,他看着小小爱,眼神专注,仿佛他是在看着他的整个世界。


 


  梦是紫色的。牵着她的人和被牵着的人一同在长大,最初滋生在心脏里的是怎样的感情呢?那些回忆估计早就被混进草莓酱里面,被涂在面包上一口口吃掉了。当东方爱真正注意到的时候,那种感情已经换了一个名字,是与她的名字相差无几的称呼。


  对那位银发少年生出的爱恋之情,像恰逢春天的野草那样在旺盛生长着,逐渐卷住了她的全身,支配住她的一举一动,令她对少年的触碰展露出前所未有的剧烈反应。


  ——You lose.


  电视机上弹出来的加粗红色大字和画面上血条已空的游戏人物配在一起真是太过刺目了。东方爱气得快要摔掉游戏手柄了,另一个软榻上面坐着银发的少年,他慢条斯理地放下的游戏手柄,把放在他们中间的几包薯片拉向自己的方向,然后探过身,伏在东方爱耳边,冲着她的耳垂吹气,低声重复着刚才电视机上弹出来的那句话。


  “You lose.”


  东方爱唰的一下扭过头超凶地瞪着他,从耳朵那里漫过来的红晕攀到了脸上。一包薯片突然被砸进了东方爱怀里,在女孩因此分神之际,该隐又凑过来捏住她的腮帮子往外拉扯。


  “呜……坏蛋……”


  “比起坏蛋,我更喜欢你叫我哥哥。由你来喊,这个称呼也没有那么令人厌恶了。”


  该隐捧起东方爱的脸颊,开始亲吻她。东方爱被他扑倒在软垫上,双手被反扣得死死的,挣脱不开。她被亲的吱吱呜呜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待宰的兔子,紫色的眼睛里蒙上水雾。但就是这样,她也是在恶狠狠地瞪着该隐!可惜她咬不到该隐的舌头,该隐太灵活了,又很强势,整个亲吻的过程都是由他在主宰,而他又实在是太了解她了,任何反抗在他面前都像纸糊的一样。


  呜,亲个吻就像快要死掉了一样。


  分开后东方爱瘫倒在软垫上如同一条咸鱼,该隐揉着她的头,询问着她今天想吃什么。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该隐就很宠东方爱,然而东方爱知道这都是假的,是伪装。随着年岁的增长,在该隐那份无原则的宠溺之下,藏得极深的恶劣像竹笋一样被一层层剥了开来。


  他喜欢宠溺她,也喜欢戏弄她。


  想到刚才的吻技她输的那么惨,东方爱就很想把头埋在软垫里面装鸵鸟不起来了。让这份温柔见鬼去吧!她忿忿地想,假惺惺的大坏蛋!


  “我要吃冰淇淋,要吃十个!”


  但是——不敲诈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气呼呼的女孩丝毫没有意识到,该隐的恶劣都是被她纵出来的,谁让她好糊弄呢,气也气不久。


 


  梦是灰色的。阳光将树木的影子投射到了屋内,同时一起被送过来的是树叶沙沙的声响。阳台那边朝底下张望,能够看见孩童们嬉闹着欢笑着从水泥道上跑过,即使是沐浴在令人犯困的午后暖阳中,他们依旧是那般活力无限。相比之下,坐在树底下借着树荫休息,边喝茶边下棋对弈的老爷爷老奶奶们就没有那么好的精力,落子声听着都是懒懒的。


  东方爱霸占了一大半的沙发,小丫头穿着白色背心和一条小短裤,摆着大字型呼呼大睡着。她睡得很香,完全不知道她睡得连肚皮都露出来了。该隐从东方爱房间里找过来一张薄被给她的肚皮盖上,之后他坐回在另一张单人沙发上继续替她检查她的暑假作业。


  随着春天的悄然离去,该隐迎来了他大三的暑假,而他看着长大的小姑娘也迈入了成人的门槛,他们开始以恋人相称。从青梅竹马过渡到恋人的阶段,中间没有掺杂入太多犹豫,连对感情的质疑和内心的不安也都是极少的,一切都很顺利,顺利到让东方爱不禁觉得,她和该隐天生就该成为一对恋人。


  东方爱的暑假作业做得坑坑洼洼的,空白和涂改的黑色痕迹交替着,各占了这本习题册的一半。与其说是检查,不如说是直接帮她做了。该隐落下笔,原来优雅娟秀的字迹落在本子上变成了东方爱风格的狗爬字。太丑了,一点也不优雅,该隐想着应该让东方爱练字了。


  东方爱翻过了一个身,发出吱吱呜呜的梦呓。她难受得蜷缩了起来,两行清泪滑过她的眼角,该隐放下笔来,抽出随身携带的纸巾,走过去弯下腰仔细而又温柔地拭去她的眼泪。


  她总是这样,睡着睡着然后就会哭出来。缠绕她的到底是怎样的梦魇,又该怎样驱走?该隐选择扳开东方爱紧握住的拳头,然后让他们的手掌交握在了一起。他坐在东方爱旁边,视线的尽头是墙壁上镶嵌着的液晶电视,它的电源没有开启,所以它的屏幕依旧是漆黑的,而在冰冷的屏幕上,映射出来了该隐的影子。


  该隐和他的倒影对望了不到一秒,很有默契地同时移开了视线,他回头去看东方爱,抚摸上她嫩滑的脸颊,然后他对她轻声呼唤道,“少爷。”这个词的声音放的很轻,一出口就淹没在了夏日连绵不绝的蝉鸣里,再不得见。


 


  黑色的梦破碎掉了。猛然睁开眼睛,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图书馆很安静,放假的时候大部分学生都不愿再来这里,四楼社科类图书室里面的一排桌椅上只坐着她一人。


  东方爱在梦中的挣扎令披在她肩上的外套滑落了下来,她连忙弯腰去捡,然后迅速用自己的袖子擦干净了脸上的眼泪。她靠回椅背上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心里残留的情绪随之消散而去。然后,她仰望着天花板上的白炽灯,苦苦回忆着她究竟做了个什么梦。


  刚才胸口憋得很难受,应该是个噩梦。内容应该很糟糕,不然她不可能那么难受。但到底梦到什么内容,就真的回忆不起来了。


  东方爱郁闷地鼓起了脸颊,好像是自从上了初三开始,她的记性就变得越来越差了……哈哈,她大概是上了一个假高中吧。


 


  咖啡色的梦特别苦。


  「真是令人不快的相像,名字也好,其他东西也罢,重合的地方真是太多了。」


  「够了!你给我停下来!不准再看下去了!」


  「嫉妒让『该隐』杀害了他的兄长,我也因为嫉妒而差点杀掉了荷鲁斯和弗雷。」


  「……够了,别看了,停下来吧。算我求你了,该隐。」


  「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够了喂,你这家伙怎么又变回以前那样,不听人好好说话了。」


  「嫉妒是黑色的感情,亡者得到的只有生者的思念,却得不到生者的温度。」


  「该隐……你该走了,这次由我来送你走。我会一直把视线放在你身上的,所以你不会寂寞的……嗯,我保证,这一程不会让你寂寞的。」


  「少爷,我要听你的实话。」


  虚幻的银色抱住了真实的紫色。


  「我不擅长忍耐自己的感情,所以我会因为嫉妒而发狂。少爷擅长欺骗自己,所以即使灵魂在发出悲鸣,身体也要做出违反自己意愿的事。少爷拼命地在赶我走,是不是表明了——少爷在发狂地思念着我呢?」


  「少爷,思念也是种黑色的感情。」


 


  从胸口生出的思念,思念着家人,思念着朋友,思念着自己再也念不上的初三。当战火燃起,爱人陨落,就越来越思念着那段平淡的时光。和平时代的新生儿不会再面临阴谋背叛和死亡,她选择独自留在了世界荒芜的尽头,守望着来之不易的和平岁月。


  时光抹平了她的过往,她的真名消失在人们的言语中。世界尽头孤独的守望者,终日坐在废墟之上,仰望永不放晴的天空。假如能与恋人一起生活在现在和平的世界里,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思念滚雪球似的扩大着,她沉溺在记忆的海洋里,将要窒息。


  远方的女神为守望者送来她最后所能为她做出的祝福。


  「你的思念,能够塑造奇迹。」


  后来的某一天,她所思念着的爱人的灵魂从轮回中逃了出来。守望者并不高兴,她说你该去轮回,去开始新的生活了。灵魂拒绝了她,那你的生活呢?就打算老死在这片废墟上?既然你自己都不爱惜自己,那就由我来替你做决定也不为过吧?


  那抹银色的霸道和专横一如昔日,熟悉怀念的让守望者无力扼杀掉他接下来的话语。


  我来实现你的愿望,作为交换,从此以后,我们没有生离,也没有死别。


  在很久以后的未来,吟游诗人们踩着节拍和音符,把过去的传说送到大陆的每一个角落。他们唱到在世界的尽头,废墟之上睡着一位守望者,她做着一个幸福的梦,而她的梦将永不会醒来。


   【END】

评论
热度(58)

© 靖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