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er

 

我自倾怀,君且随意
是主角控,主角中心都喜欢
凹凸主金其他杂食不吃骨科
头像是阿君给我的画!我爱她!

樱桃与玫瑰先行版cp隐爱

  *现代校园paro,时间顺序大概从下到上(超好玩~)
  ooc属于我哈 至于为什么叫樱桃与玫瑰因为这些都是该隐喜欢的东西啊还有王尔德的《夜莺与玫瑰》的感觉是不是😂😂😂😂
  4有网络梗:刚刚被人表白了
  67亲身经历,如有雷同,你是我同学吗?!
  cp隐爱,略微托爱
  
  1
  交往
  该隐和东方爱正式交往的事情让很多人大吃一惊。
  他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俩人性格大相径庭,刚认识的时候还水火不容,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接受彼此,怎个就突然交往了?
  更有该隐迷妹直言:咱家男神喜欢的是男性!然后拿出种种该隐以前“调戏”弗雷赵公明的证据。
  听见如此,东方爱只是懒懒散散地环抱该隐的脖子,把头靠在他脖子上,说道:“我把这个‘盖’掰直了成不?”
  
  2
  颜色
  “你喜欢什么颜色?”该隐这么问道。
  他发现自己虽然和东方爱合租了很久,但自己好像不怎么了解她,除了她喜欢上网看小说漫画,肝手游,最爱冰淇淋之外还真是一无所知,直到双方互表心意,依旧如此。反倒是她记住了自己所有的爱好,轮到她负责煮饭的时候,桌子上摆着的都是他爱吃的菜,就连他没空打的游戏,她也会帮忙照顾照顾至少不让它掉下段位,虽然这还是小爱把他拉下水的。
  “干哈子突然问起这个?”东方爱放下手机,手机正在自动打斗,布置也很稳无需担心。“……好吧,但总要礼尚往来吧?你先说。”收到对方的眼刀子,小爱无语道。
  “我喜欢白色、红色……”该隐老老实实地把自己中意的颜色说了出来。
  “咳咳,轮到我了……”东方爱润了润嗓,“我喜欢蓝色啦,红色、白色……”她突然凑近,手指撩起他一绺鬓发,眼睛里都是他的模样。她脸颊微红,但还是坚定地说了出来:
  “你的白色。”
  ……该隐感觉自己穿的有点厚,快把自己的脸热红了。
  
  3
  七夕
  “又是一年虐狗节到了……”
  东方爱无力地捧着手机摊在床上。
  “作业没写完……番剧没追完……列表还冷清清的……空间都是虐狗说说……气死偶咧!”
  突然,东方爱酱的眼神变得犀利了!
  她一个鲤鱼打挺,坐直了打开空间,抱着反正没人鸟我的鸵鸟心态发了这么一句话:
  “如果有人喜欢我,我手抄《新华字典》!”
  可这大无畏的话发出去后,她就瞬间后悔了。
  万一没人鸟我我岂不是很尴尬啊万一都是浏览记录没人点赞评论我岂不是尴尬到无地自容要不要现在就删了xxx……
  正当她想装糊涂挽回一下评论一句“哈哈哈反正没人喜欢我无所畏惧”时,头上“叮”的一声:
  该隐评论了你的说说。
  啊,大救星高冷魔王该隐!
  如果是该隐他肯定会评论“至少你的判断是对的”这样吧哈哈哈那我就有台阶下了emmm太好了。
  东方爱虽然笑着,心里却有点隐隐发苦。
  抱着隐隐期待又不安的心思,她站起来,点开了提示。
  结果下一秒手机君就在她手中跌落。
  东方爱石化中。
  what?!
  手机屏幕还残留在自己的视网膜上,东方爱有点不敢置信,直到手机掉落时砸到自己的脚趾,痛觉才把她从石化中拉回来。
  该隐:我喜欢你。
  该隐:快抄字典。
  这只对她连素爱的繁多无谓的形容词都不带的惜字如金的风格,绝对是该隐本人。
  “啊……卧槽……”
  她靠着墙,由着身体慢慢滑落,脸像被火烧了那样通红发烫,连脚趾都疼痛都顾不上了,抱膝原地坐下。
  然后手不自觉地慢吞吞地伸向手机君。
  又不自觉地划开屏幕锁,看着该隐的评论,嘴角向上翘,最终还是忍不住发笑。
  “嘻嘻嘻……”
  她的qq提示一下子像爆炸了那样,不断显示有人评论了她的说说。
  下面一堆:
  “祝99!”
  “快去抄字典了啦男神发话了!”
  “天哪又是一对发狗粮的!”
  “汪,听说这里管饭?”
  ……
  她忍不住打滚,手指微微颤抖地打开该隐的聊天界面,纠结一会,删删改改还是鼓起勇气发出去这么一句话:
  “你……这是真的?”
  等上半天,对方才发来这么一句:
  “懒得骗你。”
  哦哦哦!该隐男神的四字真言!
  “那……字典就不用……”
  “还是要的。”
  哦,这句秒回。
  她又喜又怒,发愁地看着书包里的无辜的新华字典君半天,眼珠转了一圈……
  “有了!”
  她拿起笔,刷刷刷地在纸上写了四个字。
  “嘻嘻……”
  ……
  在另一便的该隐也有点忐忑。
  借着中国的情人节表白,他看似冷静实则也是有点害羞的。
  就这么鲁莽地直接表白了……要是被拒绝岂不是很尴尬……
  然后他灵机一动,又补了四个字:
  “快抄字典。”
  嗯,这样如果她也喜欢我就不会计较下面这句,如果她不喜欢我,我也可以借着下面的由头逗她,就当是平日里的玩笑。
  他快被自己的机智折服。
  回复完她发来的私信,心照不宣地确定了彼此的心意后,该隐美滋滋地拿起一杯樱桃汁品尝。
  “嗯……?”
  空间发来提示:
  东方爱提到了你
  他轻轻啜了一口果汁,不慌不乱地点开查看,却差点一口果汁喷出来。
  东方爱:
  @cain 喏,我抄完了[阴险]
  照片
  该隐瞪大了眼睛,照片中是一张写着四个大字的白纸,上面还细心地抄上了书名号,少女清新可爱的字体让人赏心悦目,在他看来却哭笑不得。
  “《新华字典》”
  翻开评论,全是:
  “哈哈哈哈哈66666”
  “还有这种操作?!”
  “服气服气.jpg”
  “总之祝99!”
  
  4
  表白
  写完作业,慢条斯理地看书的该隐感觉到手机震动。
  他打开来看,发现是自己的同桌发了新说说。
  他看了看时间,这个点她应该还没写完作业吧,今天的作业比较难,对她来说。
  明天又要顶着个黑眼圈找他借数学作业了吧,这家伙。
  该隐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嘴角微微翘起。
  可烦恼中带点愉悦的心情还停留在心里不到几秒,烦躁不安一下子覆盖了它们。
  东方爱:刚刚被喜欢的人表白了
  谁?
  他眉头皱起,差点就评论了。
  该隐开启侦探模式:
  平时也没见她对班上某个男生太过亲近啊除了我,也就翻翻漫画书对纸片人傻笑……难不成不是我们班的男生?
  不对不对,她都不怎么串班,别班学生除了初中同学还真没怎么交流过……
  难不成她喜欢女生?
  被自己脑中的想法吓到,他吸了口冷气,拼命甩头。
  不对不对……她喜欢的漫画都是bg,肯定是直的!
  一顿胡思乱想,该隐不自觉地刷新了她的说说,发现下面多了一条她自己的评论:
  “让我们恭喜刚刚。”
  他愣了一会,忍不住噗嗤一笑,两只眼睛如同两轮倒挂的弯月。
  他愉悦地评论了四个字:“xswl”后隐隐感觉自己有点不对劲。
  刚才的烦躁担心和松了口气是怎么回事……我以前是这样的吗?还是……
  他不敢往下面想。
  
  5
  老师
  “你听说了吗?”
  “嗯?”
  “阿瑞斯是该隐的老师!”
  “啊?”
  东方爱大跌眼镜,“不是吧?”
  “是真的!我以我多年八卦经验起誓!”伊邪那美拍胸膛保证,神秘兮兮地对她说道。
  小爱低头沉思。
  阿瑞斯……不知道为什么,她老感觉,阿瑞斯有点不喜欢自己。
  说不出来什么证据,也就是女性的直觉吧,每次她看见他,总有种面对家长的紧张感……
  以前也不是没听过阿瑞斯不满意她来着……
  “该隐?”
  “嗯?”
  回到自己座位,小爱有点紧张地问他:“那个……你……呃……”
  “有话直说。”
  出现了!该隐大大的四字真言!
  “阿瑞斯真的是你的老师吗?”她以超快的语速说完。
  该隐皱眉:“你玩我呢?”
  “呃……”
  “说慢点。”
  她又重复了一遍,俩只眼睛一会看他,一会低下看自己的手,一副不安的模样。
  “你认识我老师?”该隐挑眉。
  “算是吧……”
  “那,那你能帮我见见老师吗?”他突然有点激动。
  “啊?”东方爱懵逼。
  “我和老师好久不见了,”似乎打开了开关,该隐一改对她的高冷,滔滔不绝地说起自己和阿瑞斯的故事,“他是我父亲以前请来的老师,虽然年龄相差不大却彻底让我折服……blablabla……”
  东方爱有种错觉,把该隐看成追星的小迷弟。
  她撇撇嘴,一副要哭的样子:“不,我跟他不熟。”
  “哦。”
  该隐瞬间恢复原状。
  ……
  “完了完了……”趴在杜尔迦桌前,东方爱捂脸。
  “小爱怎么了?”
  “该隐很看重阿瑞斯……而阿瑞斯却不怎么喜欢我……”
  杜尔迦无奈:“你为什么要那么在意阿瑞斯的话呢?如果喜欢的是该隐又不是阿瑞斯,为什么要考虑阿瑞斯对你的态度呢??”
  “对哦!”东方爱一个激灵,“我为什么非要死纠结着阿瑞斯!我又不喜欢他,他喜不喜欢我关我什么事!”
  “这就对嘛。”杜尔迦微笑。
  我才不会因为别人动摇我的心呢!
  东方爱酱的眼神变得坚定了!
  
  6
  恶搞
  今天是回校日,熬夜补作业后的高二生东方爱同学撑着俩摇摇欲坠的眼皮,回到学校。
  “小爱小爱!”
  恍惚中听见有人再叫自己,朝声源处看去,原来是自己的好友伊邪那美。
  “干嘛……”
  “你看看这个!”
  对方神经兮兮地拿出手机给她看。
  “你很大胆哦光明正大拿手机出来……”
  “快看了啦!”
  她瞅着,光屏上是顶着她人头的小人在跳舞的视频。
  “???”
  “哈哈哈!好笑吧!”
  不去看小爱一脸幽怨的神情,伊邪那美笑出眼泪,“这是一款恶搞APP,只要对着一个人拍照,就可以把视频里原来的人头换成那个人,多有趣哟!你看你这生无可恋的样子!”
  “伊!邪!那!美!”
  这时候教室门再次被推开。
  银色的卷发,红色的眼睛,是该隐。
  他一进来便把目光投向怒吼中的小爱。
  “咳咳咳不说了,风纪委员回来了。”
  伊邪那美一个哆嗦,直接把自己的手机塞到小爱抽屉里,拖着残影溜了。
  “……”小爱风中凌乱,好气地看着抽屉里的手机。
  嗯,距离该隐回到自己身边还有一点时间……
  鬼迷心窍般悄悄拿起手机,把摄像头稍稍露出桌面,剩下隐藏在下方,悄咪咪地拍了一张该隐走向这里的照片。
  然后选择视频,生成中。
  即使静音观看,顶着该隐那副高冷的脸的小人连同其他人一起做滑稽的动作,炫酷的转身,扭动的屁股还是让她狂笑不已,因为要憋着,所以眼泪都给笑出来了,小脸憋的通红。
  “啊噗哈哈哈哈哈……”
  “你在看什么。”
  头上冷不丁地传来该隐冷清的嗓音。
  小爱吓得肩膀跳了一下,脸上还残留着憋笑的红,却流下了冷汗。
  “没,没啥……”
  然后被该隐夺走手中的手机。
  “噫!”
  远方暗中观察的伊邪那美差点哭出来。
  “哟……”红眸毫无波澜地注视着视频中跳舞的“自己”,嘴角却一点点扬起,小爱的心随着他扬起嘴角的弧度渐渐往下坠。
  “很有创意嘛。”
  完惹,该隐生气了。
  在心中默默给自己画十字,小爱嘴里唠叨:“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得死……不如趁早见该隐……”
  本该是“见耶稣”的话在她嘴里却变成了该隐,该隐听见了她小声的叨叨,不禁扬起眉头,轻笑出声:
  “呵。这样吧,这手机……我不交给老师,但由我保管一天。”
  小爱和伊邪那美都松了一口气。
  “嗯,你以后的数学笔记别想找我借了,也别想让我教你。”
  “该隐大大!!我错了!!别这样!!”
  东方爱哭嚎。
  
  7
  喜欢
  “朕觉得东方爱可能喜欢你。”
  刚入校门,便被老友勾住肩膀,神经兮兮地在自己耳边说出这句话。
  该隐理智上确认他在逗自己,心里却隐隐有些期待。
  “瞎扯。”
  “是真的!”
  赵公明激动了,他这次可不是瞎掰:“你昨天不是吃了两块巧克力嘛!”
  “那是班主任给的。”
  “屁!老班每人一块,凭什么你能吃两块,而且是昨天!”
  “昨天又怎样?”
  “昨天是情人节啊!”老赵拍了他的头,一脸恨铁不成钢。“你知道另一块是谁给你的吗?”
  该隐心里一动,却不表现出来:“弗雷给我的,说是老师给……”
  可他看见过弗雷吃掉老师给他的那一块巧克力。
  “朕昨天看见东方爱拉着弗雷悄悄说话,然后塞给他一块巧克力了。”
  该隐皱眉,不爽:“那又怎么样?”
  “这就说明你吃的那块是东方爱借弗雷的手给你吃的啊!”
  “可能是她给弗雷吃的,但弗雷不想吃所以给我的呢?”他自嘲。
  “你说的也对。”谁知赵公明并不反驳他的话,而是笑眯眯地应和他说的。
  该隐忽然又不爽了。
  见老友越皱越紧的眉头,老赵心里乐开花,笑得越发猥琐,欣赏够该隐黑漆漆的脸色后,才开口:
  “但朕有实锤。”
  “嗯?”该隐好奇地看着他。
  “昨天放学,”老赵神秘地说,“朕看见东方爱一个人落单,就悄悄跟上了她……停啊别动手!你还想不想听下去了!”
  该隐收回本应打到赵公明腹部的拳头。
  “朕说了一句话:‘该隐说,巧克力很好吃。’她就傻了!脸涨红地支吾半天打哈。”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巧克力真的是她送的!”
  “那,那又怎样……”
  糟糕,快抑制不住想笑了。
  
  8
  识破
  “小爱?”
  “嗯?”
  “你喜欢该隐,对吧。”
  被好友杜尔迦这样突然发问,东方爱慌了神。
  “你,你为什么这样觉得?”
  杜尔迦的金眸注视着小爱无措的表情,低头叹气:“昨天放学,你在我和小伊后面对吧。”
  小爱牵强地笑:“对啊。”
  她似乎知道好友要说什么了。
  “在十字路口过红绿灯的时候,我发现该隐和荷鲁斯他们,小伊叫住他们,你就突然转了个方向,去马路对面一个人回家。似乎……”
  似乎不想面对该隐。
  小爱涨红了脸,总不能说被该隐的朋友赵公明识破怕该隐知道而实在不好意思溜了吧……太丢脸了。
  杜尔迦看她那坠入情网的样子,眼神一暗,“算了。你开心就好,不过我们都初三了,你抓紧时间表白哦,不然我可不觉得你能和该隐一样考上本部高中。”
  “杜尔迦我告诉你别小瞧了我!我这就把老班布置的卷子写完!”
  “是是是,爱情的力量真伟大~”
  太好了呢,小爱终于走出那个阴影了。
  
  9
  失恋
  东方爱和托尔是青梅竹马。
  她从少不知事时就隐隐约约地喜欢着对方,而她感觉对方也是喜欢自己的。
  直到她偶然听见托尔的哥哥说出那句话:“比起她,我觉得杜尔迦更适合你。”
  他没有回答。
  坚定的心开始动摇了。
  然后,他在朋友间说出那句话:
  “你们不要瞎说,我和小爱可是ge命友谊。”
  心底某一处似乎碎掉了。
  恍恍惚惚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抬起头来,那人迎着夕阳的辉光,与朋友说笑走在前方。
  杜尔迦在身后叫了声“托尔”。
  正当托尔准备回头之际,她莫名地慌张,无视杜尔迦的惊呼,头也不回地跑向另一个方向。
  ……
  “少爷。”
  管家打开车门,等该隐上车。
  车子开动,行驶中,该隐却在车窗外看见一抹熟悉的紫色。
  “停车!”
  ……
  当车子冲向自己的时候,东方爱脑子是一片空白的。
  自己当时称得上是慌不择路,完全没注意到前方情况,她不算灵敏,所以若司机车技不好停不下来,她今天就game over了。
  “愣在那干嘛!”
  手一下子被粗暴地拉住,一个巨大的拉力将她险险地从车头边边拉开,抬头一看,是该隐冒着汗,眉头紧锁,双眼含怒的模样。
  “找死吗?!突然冲到大马路上!”
  “我……”
  面对同桌暴风雨般的训斥,东方爱说不出话,泪水在眼珠子里打转。
  该隐看她这样子,突然就没气了,开始手足无措,“算了……上车,我让司机送你。”
  “小伙子管好自己女朋友啊!突然冲上来可把我吓坏了。”
  偏偏司机大哥在旁边说了这么一句,该隐和东方爱的脸都红了,一个是气的,一个是愧疚的。
  “对不起。”东方爱向司机大哥道歉,然后被该隐拉着手走向他的车子。
  “少爷,这位是?”
  “我同学,送她回家先吧,刘叔。”
  “好。”
  管家看了一眼哭红了鼻子的小爱,又看了一眼少爷,再看看他拉得小姑娘紧紧的手,还是识相地没有继续发问。
  该隐意识到管家眼神的意思,脸又红了一下,连忙松开自己的手,咳了一声:“你家在哪。”
  东方爱莫名地看着对方的举动,还是老实地回答了问题。
  “你……为什么救我?”
  “顺路。”
  “……哦。”
  车子里的气氛突然低沉。
  “你呢,为什么突然想自杀?”
  “我没想自杀……”她嘟囔一句,“只是没看清楚路……”
  “回家也能迷路吗?”该隐冷笑。
  小爱沉默了。
  少爷你把天给聊死了……
  管家若不是在开车,真的很想扶额。
  送东方爱回家后,家里正好来了赵公明这么一个客人,该隐便把事情简略地给他说了一遍。
  “这怕是失恋啊那姑娘……”
  “失恋?”
  “对啊,她这年纪,失恋才会突然这么冲动吧?不过幸好你看见了……不对,你家方向不在那吧?你是怎么看见的?尾随人家?”
  “才不是,”该隐矢口否认,“她误打误撞跑我家那方向的路了,我才看见的,好歹是熟人,就救了。”
  “噢~”老赵笑,“才刚转去本区读书,就对同学这么熟悉了?一眼就认出来?”
  “对她是有那么点印象吧。”该隐这会没否认了,“毕竟在运动会见过。”
  
  10
  同桌
  “新学期,我们要换座位了。”
  “诶~?”
  老班不顾下面同学们的埋怨声,“下课后我把座位表投影出来自己看着坐哈。”
  “我要和你分开了你一点都没有不舍吗?”东方爱气呼呼地对同桌托尔说道。
  “又不是分班,以后还能见嘛。”直男托尔不懂。
  “好吧。”
  我就知道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东方爱叹气。
  嗯……希望新同桌是个好相处的。
  下课后,老班如言投影出座位表,东方爱期待地寻找自己的名字,却发现自己旁边是个不认识的人。
  “该……隐?”
  谁啊?
  我们班有这个人吗?
  男的女的,长得帅吗?
  一大串问题在她脑里像弹幕那样滚过,最终还是忍不住拉住老班问道:
  “老师啊。”
  “嗯?”
  “这位该隐同学是……?”
  “哦,他是新来的转学生,这会该到了,你俩待会认识一下,人家刚来,你这个同桌要给人家熟悉熟悉校园环境。”
  “哦……”
  ……
  第三节课下课,老班果然带着一个陌生的同学入教室了。
  东方爱看了看自己旁边那个空位子,又瞅了瞅人家该隐。
  银色的卷发,眉毛斜飞入鬓,酒红色的眸子波澜不惊,薄唇微抿,一副不好相与的模样。
  惹……
  帅是帅,但看上去似乎不太好惹……
  东方爱吞了口唾沫。
  “是这样的,该隐同学,你就坐到东方爱同学旁边吧。”
  老班微笑着地指着自己旁边的位置,东方爱怎么看他的笑容都不怀好意。
  “是你?”
  走到她身边,这位新同学挑了挑眉。
  “啊……你认识我?”
  我这么出名了?
  东方爱懵逼状。
  “算是吧。”冷淡。
  “……”尴尬。
  
  11
  初遇
  “呜哇,真的要我参加吗?”东方爱哭嚎。
  “是的,东方爱同学,”体育委员推了推自己的眼睛,“作为班级的一份子,你必须为班集体的荣誉做出贡献,全班就你一个女生没报项目了。”
  东方爱这下羞愧地低下头:“这个,体委啊……我不是不擅长体育嘛。”
  “其他女生也不擅长。”体委可不是好忽悠的人,人东方爱给他打亲情牌,他语气一软,以牙还牙:“我们班人数就比级里其他班级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人家可以不参加,我们不行啊,更何况上头布置下来的任务,咱们班项目必须报满,我也很为难啊。”
  “这……这……这不太好吧。”
  “有啥不好的,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吧。随便选个不就行了吗?就这个!”
  “啊?”
  “一千米男女混合接力赛!四个人一队,你只用跑250米,可比那些跑四百米八百米的女生好多了!”
  “那、那好吧……”
  “来来来,我给你笔在这里签个名……”
  东方爱一脸纠结地接过笔,扭扭捏捏地签上自己的名字,才发现自己旁边还有个名字:
  托尔。
  “哟!托尔也参加这项目了?”
  这下她不扭捏了。
  “对啊对啊,人家是最后一棒,你嘛,倒数第二棒,任务也是挺重的。”
  “啊?!”她一下子脸又皱起来了,脸色和苦瓜一样苦。
  “加油哦东方爱同学!”
  “体委不带你这样的……”东方爱暴风哭泣。
  ……
  “啊哈?你是倒数第二棒啊?”
  托尔吃惊。
  “是啊,要死要死怎么办我会拖累你的吧。”
  东方爱面如死灰。
  “切,”他笑了一下,“你慢跑几步,我就追回几步。”
  东方爱吸吸鼻子,“哪有你这样的……”
  “那我来帮你训练吧!”
  “等下!我叫上杜尔迦。”她跑向教室。
  “为啥——!”托尔在她身后喊道。
  “她比你跑得快——!”
  托尔:“???”我这是被嫌弃了?
  ……
  运动会。
  “完了完了……”东方爱这下才体验到什么叫血液仿佛逆流,双手发冷。
  “放松放松。”杜尔迦安慰她。
  “我会拖累托尔,连累我们班的……”
  “小爱不要这么想啦,你只要尽力就好了,托尔这么厉害,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小爱只要做最好的自己,发挥出水平就行了。”
  东方爱抿唇。
  “小爱训练一直很认真!一定没事的!”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校运会……
  但绝不能拖大家后退!
  她凝神,在心里说道。
  ……
  比赛开始了。
  “接住!”
  第二棒喘着粗气,把接力棒传递给她,小爱稳稳地接住了,转身就跑。
  耳朵似乎除了呼啸的风声和强烈的心跳声外,什么都听不见了,四肢发冷,东方爱从没想过自己能跑这么快,脚下生风,超越了一位同学,差点追上上一位同学。
  可是这样拼命的跑,体力下降的很快,她很快就喘上了气,有点接不上力。
  “东方爱!加油!”“东方爱!加油!”观众席上同学们声嘶力竭地呐喊声为她传输力量,她喘了口气,还是硬着头皮跑了下去。
  不,不行……好累……脚快拖不动了……眼前有点发黑……
  身边被一位同学险险超越,她忽然失去斗志那样,脚步慢了下来。
  然后她看见远方的一个人影。
  金色的头发,俊脸有点紧张,在日光照耀下流着汗,然而紫红色的眼眸还是坚定地看着她。
  “托尔……”
  少女的声音被风撕裂。
  托尔……
  托尔!
  念着这个名字,她又感觉双腿充满了力量,拼命甩动双手,忽略发颤的肌肉,迈出脚步,咬紧牙关继续跑。
  托尔,托尔。
  仿佛念着这个名字,她就充满了力量。
  不知超越了多少个对手,她终于清晰地看见他了。
  “小爱!”
  越来越近了,对方担心的脸映入眼帘,小爱咬牙把接力棒塞在他手里。
  “交给你了!”
  “放心,有我在。”
  眼看着他跑出接力点,她才一下子松了口气,然后看向观众席。
  我没给二班丢脸……
  她想朝他们笑一下,却两眼一花,陷入黑暗前一秒似乎看见了一个白色的人影……
  ……
  “哟!这不是该隐嘛?”
  赵公明拍着自己右边的座位,“来来来坐坐坐!”
  该隐略嫌弃地坐在他左边。
  老赵“哈哈”一笑,也没有计较。
  “来我们学校查看情况呢?转校生?”
  “还没转校呢。”他淡淡地说道。“我再看看。”
  “好吧。”他耸肩。
  “现在是什么比赛?”
  “一千米男女接力。”
  该隐皱眉,“这跑的有点慢啊。”
  “初一嘛,小学刚来,没怎么训练过,也就这样了。”赵公明说。
  该隐两只红眸一撇,看见跑道上奔跑的东方爱,此时的她,刚被一个参赛者超越了。
  该隐皱了一眉,眼底滑过淡淡的不屑,这样就放弃了么……
  忽然,跑道上那个紫色的小不点忽然又加快速度,冲刺起来,身体有些不稳,却连连超越了几个选手,最终稳稳地把接力棒交到最后一人手中。
  “哟!这个学妹不错啊!”老赵拍手。墨镜后的金眸略显惊讶。
  “嗯……”
  他不禁顺着赵公明的话应道。
  然后忽略老赵惊讶地看他的眼神,瞳孔一缩:
  她晕倒了。
  “快叫老师!”
  “老师有人晕倒了!”
  “在哪?!”
  ……
  东方爱睁开眼,就看见天花板上慢悠悠地转呵的大风扇。
  盯了半天把自己转晕后,她甩甩脑袋想坐起来,转头却发现有个人趴在自己床头。
  金色的长发反射着冰冷的灯光,却有种温暖的感觉,她鼻尖不仅有消毒药水的味道,还有那人淡淡的芳香。
  “杜……尔迦?”
  “小爱!”
  还在梦乡中的杜尔迦被叫醒,金眸还带着迷糊的水雾,一脸迷茫地看着她,眨巴一下,又睁大了眼,惊喜地看着她:
  “你醒了?!”
  咱能不说点废话吗……
  “嗯。我怎么就……”在医务室了?
  她环视一遍,发现都是各种医务用具。
  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你跑着跑着突然晕倒了。还是初二的赵公明学长即使叫的老师。”
  “这样啊……”
  她低下头,然后终于想起了自己要问什么:“谁赢了?!”
  “你都晕了还这么关心比赛……”杜尔迦不悦地嘟囔,还是回答了问题:“当然是我们啦!有小爱你的大发神威,还有托尔的理所当然的水平,谁能敌过我们?”
  小爱开心地笑了。然后又整理了一下思绪。
  自己晕倒之前……好像看见了什么白的的东西来着……
  到底是什么呢?
  她想不起来了。
  
  关于托爱:
  和自己好友喜欢上一个人(大雾),好友还是喜欢的人的未婚妻超痛苦的~而且对方大哥也不看好她,心里会很不自信~毕竟门当户对很重要嘛,托尔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小爱只是平常人家。而且都是小孩子嘛
  而托尔不是不喜欢小爱,只是不好意思在公众场合承认,也想在自己有能力了才和她在一起结果gg了😂
  杜尔迦真的有种知世的感觉呢。

  话说初一八百米跑我真的是在心里喊着托尔的名字跑完超越了好几个选手拿了第二名的xxddddd

评论(8)
热度(29)

© 靖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