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er

 

我自倾怀,君且随意
是主角控,主角中心都喜欢
凹凸主金其他杂食不吃骨科
头像是阿君给我的画!我爱她!

友情推荐:听阿鲲—初《舌尖上的中国2》纯音乐,品尝更佳
cp大概all爱,也没什么cp味,反正爱娘团宠
大半夜失眠写的把我给饿的想吃面条

  乡愁。
  在热乎乎的面条上腾起的白雾中,东方爱脑子里就浮现出这个词。
  她以为自己不会再怀念那个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家乡,可此刻却是十分的怔然。
  一碗中式面条静静地放在她面前,上头细心地摆放着切了半的鹌鹑蛋和圣女果,再用青菜稍稍点缀,在灯光的照耀下点点油花漂在汤汁上,格外诱人。
  当熟悉的香气扑面而来,眼眶倔强地锁住即将脱眶而出的眼泪,视线一下子变得模糊,她嘴唇抿着,又微微地张开,颤抖下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啊赵公明……”弗雷瞅着自家小姐红了的眼眶,有点不安地偏头问站在身边的赵公明。
  “都是你出的馊主意,把少爷给弄哭了。”该隐心里也有点不安,皱眉向赵公明轻声训斥道。
  像少爷那样充满男子气概的人都被弄哭了,这不是欺人太甚嘛?
  他在心里不悦地想到。
  若是弗雷等知晓真相的人知道了他的想法,准会忍不住憋笑,要是小爱知道了他的想法才会被气哭。
  话归正题。
  赵公明也想不到自己的主意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心里一时也无措。
  这碗长寿面便是自己出的主意,这群人不知从哪里得知了小爱的生日,今年便由赵公明出主意策划。
  赵公明觉得小爱与自己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同出一源,便自作主张地向众人提出做长寿面为她庆生,其他西方神虽不明觉厉,但也觉得这主意不错便这样定下了。
  为了保证面条不断,他们可是花了大功夫在面条上呢。
  意料之中的少女欣喜的模样没有出现,反倒是让她红了眼眶,一时间神族精英们都没了往日的冷静,慌起了神。
  “小爱,你是不喜欢吗?”杜尔迦凑到她身旁,小心翼翼地问道。
  东方爱才意识到自己让朋友们误解了,吸了吸鼻子,噙着泪笑着说道:“谢谢大家……我真的……很喜欢。”
  少年人的思想总是直来直去的,他想破了脑袋还是想不出少女哭泣的原因,斟酌几番还是忍不住开口:“那小爱你……为什么会……”一副想哭的模样?
  面对众人隐隐不安的表情,似乎自己刚才的“喜欢”是敷衍之词,不能为人信服,她心里一阵暖洋洋的,“这是谁出的主意?”
  “呃,是朕。”墨镜后的冷金窘促地闪躲,他挠了挠脸承认了自己的主意。
  “谢谢你。”
  然后少女灿烂如花的笑容驱散了他心里的点点不安。
  “喵,伦家也出了力的,小爱怎么不夸夸伦家~”伊邪那美见气氛回升,扑到小爱身上“撒起娇”来。
  只见小爱认真地环视在座各位,然后说道:“谢谢大家。”
  “我好久没吃过长寿面了。
  好像还从来没和大家说过我的事呢,毕竟也没什么好提的,哈哈。
  我小时候生日,是和爸妈一起过的,那时候只要我生日,我就是家里最大的,爸爸会出门买面粉给我搓面条,妈妈会提前熬好骨头汤,等我放学回家给我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长寿面,我总会小心翼翼地吃,生怕把面条咬断折了寿。”说到这,她噗嗤一笑。眼神一暗:
  “可后来,爸妈越来越忙,渐渐的,到我生日,门口总会送来提前定好的生日蛋糕,在他们的道歉声中一个人点亮蜡烛,再在电视剧——哦,也可以理解为话剧啦,在那些演员的嬉笑怒骂中吹灭烛光。”
  “其实我能理解他们……所以吧,看见这碗长寿面,有点怀念起以前的日子了。”
  乡愁就是这样。
  以为自己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冰冷的房子,面对一张张戴着面具的脸,应付着似是而非的日常,然后一个人孤零零地坠入梦乡,可流落异世,碰到些熟悉的吃食,那份落叶归根的渴望,对那片土地的思念,才会突然热了眼眶。
  在座分分静默,似乎想着什么。
  “抱歉!在你们为我庆祝的生日聚会上说起这么伤感的话题,我能吃了吗?”
  “小爱。”
  在她蹩脚的转移话题下,他们忽然说道。
  “嗯?”
  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
  “我说,不管现在,还是将来。”
  洛基带着几分严肃笑道。
  “你的生日,我们陪你一起过。”
  荷鲁斯开朗地笑道。
  “你不是孤单的。”
  杜尔迦和伊邪那美说道。
  “汪。”
  阿努比斯简短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赵公明、弗雷和该隐相视一笑。
  “所以需要我去拿包子给你吃吗?说了这么多肯定饿了吧。”
  托尔挠挠头,很朴实地说道。
  “你小子能不能看看气氛说话啊?!”众人咆哮。
  “哈哈哈哈!”
  东方爱在他们一片哄闹下笑出眼泪。
  “小爱不要紧!吃完这碗面还有大蛋糕!我们和你一起吹蜡烛!”
  “好。”
  她眸光温柔,应道。
  的确,过去不可追,那么我们能做的,只有珍惜现在,珍惜陪我们一路走来的人。
  接下来的故事,会由我们一起谱写。

评论(2)
热度(38)

© 靖er | Powered by LOFTER